• 德国驻华大使说了啥?中方斥其倒置黑白 华春莹 王毅

  • 发布日期:2021-02-28 04:22   来源:未知   阅读:

  对话期间,三国外长也就平安合作和反恐议题进行了深刻沟通,再次确认三方加强反恐配合的踊跃志愿,一致批准依据中阿巴三方副外长级反恐保险商量机制下达成的共鸣,进一步增强反恐和谐与协作,打击所有情势的可怕主义。此次中阿巴三方外长对话的积极意义是不言而喻的。

  昨天,首次中阿巴三方外长对话在北京举行,三方构成了一系列重要共识。王毅外长在与阿富汗外长拉巴尼、巴基斯坦外长阿西夫共见记者时已作了介绍,包含八方面的共识。

  我想,他作为大使长短常了解这些情况的。希望德驻华使馆和有关人士不说不专业和不负义务的话,多做有利于中德关系发展和促进双方互利合作的事。

  我还有个忠告,72071.com,倡议有关媒体不要总把眼睛盯着中方的某只船,而是应当多监视本人国度政府是否全面完整执行了安理会相关决议?仍是在有抉择性地执行安理会决议?历次安理会涉朝决议都呐喊要以和平外交和政治方法解决问题,强调有关各方应采取办法下降半岛紧张局面。你们能够冷静想一想,是不是所有相关方都在努力全面完整执行安理会有关决议?!我们愿望安理会相干决议的履行是全面和完全的,既要采用制裁措施遏制朝鲜核导开发过程,同时也要作出更加积极和建设性的努力,把半岛局势从缓和失控的边沿拉回到对话会谈和平解决的准确轨道上来。

责任编纂:刘光博

  阿巴两国外长均对中方建议举行此次三方外长对话表示赞美,感谢中国长期以来赞助阿巴发展和增进地区稳定所做的努力,感谢中方为帮助阿巴建立互信、改善关系施展积极作用,愿以此次对话为契机,推动三国在“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互联互通和求实合作。中方对本次对话成果觉得满足,特殊是对本次对话有助于帮助阿巴加强对话、改善关系、建破互信、开展合作感到愉快。

  问:未几前,王毅外长去印度缺席了中俄印外长会,随后两国又举行了中印边界问题特代会见。这些谈判是否谈到了中巴经济走廊问题?印度多次表明对中巴经济走廊的反对立场。中印之间的这些会谈是否谈及要解决两国在中巴经济走廊问题上的不合?

  答:大使本应尊重驻在国,多作促进两国了解、友情与合作的使者和桥梁,但坦白地讲,你提到的这位大使及其有关言行不具建设性,甚至是非常过错的。他的一些见解也不吻合事实,甚至颠倒是非。我想特别指出的是,中方对同德方在网络安全领域开展交流合作一贯持开放态度。事实上,双方在今年6月举行的首轮高等别安全对话机制框架下已经就网络安全问题进行了深入交流与沟通。中方曾多次邀请德方派团来华举行磋商,德方迟迟不派,当初反过来责备中方缺少对话诚意,毫无情理。

  答:咱们留神到有关报道。作为巴基斯坦和印度独特的邻国和友人,中方盼望巴印双方持续通过对话协商,沉着、妥当处置有关问题,共同致力于保护南亚地域的和平与稳固。

  答:关于近期中印之间的高层互访中谈及了哪些问题,我们都已及时宣布了新闻稿。无论是杨洁篪国务委员赴印度举行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年度见面,还是王毅外长拜访印度,双方开释的信息都是积极的,双方引导人都从策略高度和久远角度对待中印关系健康发展的重要性,双方也有共同意愿和共同意识,就是中印关系坚持健康稳定发展契合中印两国共同利益,也有利于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双方应应用现有各种机制,加强沟通,增进互信,本着互相尊敬的原则和精力妥善处理有关分歧,为双边关系健康发展发明前提。

  王部长在昨天对话会后共见记者时还特别强调,中阿巴三方外长对话不追求取代现存机制,不针对三国之外的任何一方。我们愿同其他机制彼此协协调配合,发挥各自优势,造成协力,共同为促进阿富汗以及地区和安稳定作出奉献。

  问:有本国媒体报道,卫星图片显示有中国船只和朝鲜船只在公海屡次转运油品,违背了结合国安理睬对于制裁朝鲜的决定。中国政府是否控制有关情形?对此有何评论?

  一是三方将在外长对话框架下,本着相互尊重、平等协商、互利共赢的原则,积极推进三方合作。二是三方同意合作致力于实现四个目标,即支撑阿富汗和平重建与和解进程;帮助阿巴改善和发展关系;促进三国和地区共同安全;推进区域互联互通与“一带一路”国际合作。三是阿巴双方同意尽快改善双边关系,实现和气相处、共生共存。四是三方重申致力于推进“阿人主导,阿人所有”的阿富汗和解进程。五是阿巴两国重申支持中方提出的共建“一带一路”倡议,乐意将各自发展战略与“一带一路”建设对接,同时积极探讨“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三方合作。六是中巴将在医疗卫生、人力资源、农业等民生范畴联合开展援阿项目。七是三方将根据三方副外长级反恐安全磋商机制下达成的共识,加强反恐调和与合作,不加差别地打击一切恐怖组织和恐惧分子。八是阿巴双方同意推动两国乌理玛理事会加强交换,共同避免宗教极其思维的蔓延和传布。

  问:你方才提到中国?阿富汗?巴基斯坦三方外长对话。我们注意到有媒体以“中巴经济走廊延伸至阿富汗,围堵印度?”为题进行报道,表示“中巴经济走廊规划延长至阿富汗令印度感到不安,这会让中国势力进一步深入中亚并衔接南亚”。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我注意到你提到的两方面的报道。军事热线归国防部主管,请向国防部懂得。

  原题目:2017年12月27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例行记者会

  问:关于中阿巴三方外长对话,王毅外长近来始终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两国之间开展穿梭外交。今年6月,王外长访问了巴、阿两国,现在又召开首次中阿巴三方外长对话。巴、阿两国之间的分歧是否得到解决?阿富汗官员称,阿、巴两国边疆的暴力运动并没有结束,三方外长对话是否有助于给巴、阿两国带来和平?

  答:中共十九大提出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强调中国要按照亲诚惠容理念和与邻为善、以邻为伴的周边外交方针深入同周边国家关系,积极促进“一带一路”国际合作,这为中阿巴三方加强合作注入了新的强劲能源。中方倡议举行中阿巴三方外长对话,目标就是要促进地区国家的共同发展和共同安全。我们将继承积极摸索中国特点热点问题解决之道,为促进地区和世界和平发展发挥建设性作用。

  答:关于中阿巴三方外长对话的报道已经十分充分了。王毅外长昨天共见记者时的先容也已很充足。我只想强调:中阿巴三方是彼此的邻国,三方之间加强对话合作无比有必要,也异常重要。正如你所说,王毅外长在阿巴之间发展了穿梭外交,中方为推进阿巴改良关系做了良多努力。中方倡导树立中阿巴三方对话机制,其中个目的就是辅助阿巴双方改善关联,实现共同发展和安全。阿巴双方都感激中方为推动阿巴改善关系、加强对话、促进互信、开展合作所作的积极尽力,这是此次中阿巴三方外长对话获得的主要成果之

  答:正如王毅外长昨天在共见记者时所说,中巴经济走廊不针对第三方,同时希望惠及第三方,惠及全部地区。阿富汗是中巴共同的重要邻国,在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方面有着急切欲望,也愿融入区域互联互通进程,希望发挥地缘上风联通中巴经济走廊和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三方赞成共同促进“一带一路”框架下更普遍的互联互通,本着由易到难、由小到大、循序渐进的准则,通过三方的同等协商断定详细合作项目,实现共同发展与安全,致力于地区和平与稳定,这适应三国共同须要,也合乎三国共同好处。三方对话合作不针对三方之外的任何一方,也不应受到其余任何国家和权势的烦扰或影响。

  中方有关立场非常明白。我愿再次重申,中国政府全面、正确、当真、严厉执行安理会有关涉朝决议。我们的态度是认真、严正的,我们的措施和举动是有力、有效的。假如有确实证据表明中方有人从事违反安理会决议的行动,中方必定会依法依规作出处理,而且发明一起,处理一起。

  问:据报道,巴基斯坦外交部对印方日前在克什米尔地区超出印巴实控线打逝世3名巴方士兵表现抗议,请求印方遵照双方2003年达成的停火协定,并催促印方容许联合国驻印度和巴基斯坦军事察看组依照安理会决策实行其义务。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关于中巴经济走廊的问题,我们已多次应询表白了中方态度。中巴经济走廊不针对第三方,同时生机惠中举三方。中巴经济走廊是一个经济合作名目,不应将其政治化。中巴经济走廊与地区现有争端,包括国土争议不关系,也不应有什么关系。

  问: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日前在接收媒体采访时提到近期中德关系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其中特别提到中德两国政府去年6月约定建立网络安全磋商机制,但因为中方缺乏对话诚意,双方迄未举行相关对话。中方对德国大使的有关舆论作何回应?

  答:阿富汗、巴基斯坦是中国的传统友爱邻邦和战略合作伙伴,三国山水相连,利益相融,人文相通。三个邻国加强对话与合作,是十分天然和必要的。当前,阿富汗处在要害转型期,巴基斯坦进入维护稳定和推进发展攻坚期。中国正在积极推进“一带一路”建设,视阿巴为重要合作搭档,愿为阿巴和地区稳定、安全和发展作出积极努力。中阿巴加强对话合作相符三方共同利益,也有助于维护地区和平与稳定。

  问:关于中阿巴三方合作的问题,中方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间斡旋。多少天前,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有关人士也来到中国,中方从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中国在国际热门问题上发挥调处作用是否是中国外交的一个新趋势?这与习近平主席在中共十九大上提出的推动构建人类运气共同体的目标是否相关?

  答:我不把握你提到的情况。我倒想问问,有关媒体是否确实掌握是哪只船或哪几只船?这几只船是否在联合国安理会制裁名单之列?如果不是,他们如何肯定这些船是在做违反安理会决议的事?是否有确凿证据?另外,不晓得有关媒体所属国家能否确保自己百分之百地做到有令必行、有禁必止,没有任何起守法个案产生?

  问:首次中国?阿富汗?巴基斯坦三方外长对话昨天在北京举办。中方对本次对话会的结果跟意思有何评估?

  问:据日本媒体报道,中国和美国打算就半岛局势在中国军方和驻韩美军间开明军事热线。有中国媒体称这纯洁是设想出来的假消息。中方是否证明?对此有何评论?